我和儿子一起成长……

最近一段时间,网上流传着这样一段话:究竟为什么要生孩子。不是为了养儿防老,而是为了可以参与一个生命的成长。对于已经生育过一个孩子的我来说,初读时,心里蓦然升起一丝感动。的确,我们似乎早已摒弃了传统的养儿防老的观念,而是更加开始注重孩子的成长,参与一个生命的成长过程将是一份十分神圣的责任,更是一段彼此用心触摸灵魂的过程。

我和儿子一起成长……

怀胎十月,待产时正巧赶上“非典”戒严时期,当时正在大连生活,但由于经济原因,没有条件去妇产医院待产,同时也为了一不小心就被隔离待查的危险,我们决定回到老家待产。于是费劲周折买到了火车票,顶着数九寒天回到了农村老家,住进了县里的妇幼保健院。或许是年纪有些偏大等等诸多原因,生产过程持续了两天一夜。当阵痛一次比一次更甚持续更久间隔更短不断袭来,真的是一个几近痛不欲生的过程。当时的住院条件很差,同一间病房住着同样待产的两个孕妇,夜里阵痛袭击时,担心影响别人休息,更怕母亲看着女儿受罪会心疼,便强忍着不喊出声,实在忍不住的时候,就用自己的双手用力的掐自己的大腿两侧来分散注意力。因为用力过度,大腿两侧被自己掐的青一块紫一块甚至流血。与此同时,因为浑身用力,就会不自觉的紧咬牙关,第二天开始,牙齿不敢咬任何食物,连吃香蕉都会有酸涩麻木的感觉,后来医生说千万不可以再用力咬牙了,不然以后会造成牙齿更大的损伤甚至脱落。就这样一直折腾到了第二天的中午,医生检查,胎心正常,但是骨缝却依然没有打开,建议剖腹产。我没有同意,坚持自己生!此时,胎膜已破,羊水已经开始渗出,但为了可以自己生产,我忍着痛在医院的走廊里来来回回地走。下午三点多,医生在次检查,发现胎位有变化,由顺产体位变成难产体位,只能由经验丰富的产科医生从产道口用手转动胎儿头部,握住转动一次,再用双手用力推动胎儿身体其他部位,如此三次,每一次都有一种被直接掏出五脏六腑的痛苦感觉,终于成功复位。晚上六点十五分,终于顺利生下儿子。此时的我已经精疲力尽无法呼吸,依靠氧气维持生命,进入半昏迷状态。但当我听到儿子坚强而有力的第一声啼哭,我竟然一下子醒了过来,挣扎着伸手去抚摸他,当我看到他的那一瞬间,泪水夺眶而出……

我和儿子一起成长……

说实话,儿子刚刚出生时,真的太丑了,黑黑瘦瘦的,满脸是褶,真的有点像小猴子。可是,这是从我的身体里流出来的真真实实的生命,我是如此的爱他珍惜他就如同看到一个小小的自己在眼前呈现,让我如此感动!令我非常骄傲的一件事情是,母乳很好,儿子从未喝过一顿奶粉,我的奶水便开始源源不断如涓涓泉水一般奔涌而来。甚至后来的一段时间,只要一侧就足够儿子饱餐一顿的了,另一侧的只好挤出倒掉,真的有些可惜了。

也许是母乳充足的原因吧,儿子在整个月子里很少哭闹,无论身高体重都在迅速增加着,特别是体重,增加的有些太快了,以至于最后终于成了一个可爱的小胖墩儿。他的体重出生时的6。5斤满月时十斤三个月时十八斤五个月就接近三十斤,当时也没有意识到一个肥胖的问题,只是觉得小胖墩儿,很可爱。而在这个过程中,由于没有经验,所有的育儿知识均来源于一本书,边学边用,顺利度过一个又一个的状况的发生。从出生直到三岁上幼儿园,儿子一直都是我一个人带着。那时不管儿子是否可以听懂,我总是不停的跟他说话,给他讲好听的故事。那段日子真的很辛苦,但是却很快乐!儿子很聪明,六个月就可以把反着的图书自己纠正过来看且从未撕坏过一本书,八个月就可以指认生字,到了两周岁就可以一字不落的讲完一整本的绘本故事。直到三岁儿子上了幼儿园,成了幼儿园里的小明星。并且由于儿子很优秀,幼儿园的园长破格接纳我为那个幼儿园的实习教师,并且在顺利通过考核以后去进修幼师大专班,成为一名专业幼儿教师。这应该说是儿子带给我的机会!

我和儿子一起成长……

我以为儿子就应该这样健康活泼快乐的成长,可是生命中总会有一些无法预知的事情不期而至。

首先是儿子上幼儿园不久,有一天从幼儿园回到家,儿子说:“妈妈,我想看一会电视好不好,只看十分钟。”“好吧,就十分钟!”于是,在儿子看电视的时候,我无意间发现他的眼睛总是迷迷着成一条缝盯着电视屏幕,我说:“儿子,眼睛睁开,干嘛眯着眼睛看啊。”“妈妈,睁开看不见!”听了儿子的话我的心咯噔一下,第二天就带着儿子去了眼科医院检查。由于孩子小,医生说需要散瞳一周之后才能正式检查。于是,怀着一颗忐忑的心回到家里,遵照医嘱给儿子进行散瞳,一周后检查,结果出来整个人一下子懵了。先天性远视加高度弱视,左眼只有0。3的视力右眼也不足0。5。最好的治疗方法就是戴眼镜矫正治疗。配完眼镜我一看,两只厚厚的镜片简直就是两个厚厚的酒瓶底儿,重重的,压在儿子小小的鼻梁上面,心疼,自责!儿子很懂事,从未因为眼镜而哭闹耍赖,一直乖乖的戴着。这因为这样,所以治疗效果十分明显,连医生都竖起大拇指,说这个小胖子真是好样的!

再有,是儿子四岁多了,有一次不小心得了一次流感,发烧咳嗽。那是儿子第一次注射抗生素,不过效果不错,很快就好了。只是没过多久就又开始咳嗽,而这次就没有那么幸运了。无论吃什么药打什么针都不见好,一直咳,然后就是晚上睡不好觉,开始打呼噜,很响很响的呼噜,有时候还憋气,要过好几秒钟才能缓过来接着继续打呼噜。那段日子,我没有睡过一个整宿觉,总是看着儿子,当他憋气时就轻轻推一推动一动他,生怕他被憋坏了。与此同时,更不好的状况发生了,儿子开始尿床,而且是一个晚上不止一次,有时甚至五六次的尿床,我还叫不醒他。用了很多办法都不能解决,整个人被一种难以名状的痛苦煎熬着。做过妈妈的人都知道,孩子生病比自己生病更加难受,最希望的是孩子身上的病痛可以转移到自己身上来才安心,可是却不能实现。

终于有一天,看中央台的《走进科学》,那天正好讲述的就是一个四岁的小女孩的事情,她的症状竟然和儿子的一模一样如出一辙,原因就是腺体肥大引起的,也就是说在上呼吸道有个免疫环,由扁桃体和增殖体组成,而这个免疫环在孩子三岁到七八岁的过程是不断增长的,但是过了十岁左右又开始慢慢退化,只是我们的孩子增长速度有些太快了,所以出现的打呼噜的症状,同时,由于免疫力下降,所以才会不断的咳嗽。唯一的办法就是手术切除。这简直就是我的一棵救命稻草,我第一时间给北京的弟弟打电话,让他马上去找节目中提到的那位专家。弟弟很快给反馈消息说,那位医生建议我们在大连当地做睡眠监测以及手术,因为北京的费用太高。于是,我带着儿子在儿童医院做了睡眠监测,一个晚上的时间,我一直盯着监测仪器。儿子一共睡了七个小时,而超过百分之七十的时间是处于缺氧状态的,最长单次缺氧时间超过三十秒,医生说缺氧时间超过一分钟人就会休克,并且缺氧直接会影响孩子的智力发育。当时唯一的念头就是,赶快手术!

根据医生建议,我们选择了大连最好的一家医院做手术。那里引进了东北首家冷凝刀技术,也就是说用冷凝刀手术,创面小,不易产生疤痕,恢复较快。所谓冷凝刀是一种很细长的弯曲的手术工具,可以直接从口腔通过喉咙口伸进鼻腔将腺体切除并且吸出。手术风险虽然不大,但需要全身麻醉。在手术协议书书上签字的时候,因麻药的作用,儿子已经在我的怀里慢慢的睡着了,我一只手抱着儿子,另一只手颤抖着拿起笔,看着协议书上的每一条每一款最后都是如何如何最后导致死亡,简直就是在割我的心一样的无助,但是看着已经进入昏迷状态的儿子,我又不得不签字。纠结着无助着痛苦着写下自己的名字,心里一片空白。医生从我的怀里接过孩子放到车上,推进手术室,而我瞬间瘫坐在地上,浑身软弱无力。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第一次感觉时间竟如此的漫长,恍若隔世。当手术室门打开时,我瞬间清醒,冲过去,儿子还没有出来,只是护士把切除下来的那两块肉肉给我看一下。又过了大约十分钟,手术室的门再次打开,终于这次是儿子出来了,医生说手术很成功,没有流太多的血。我看到儿子的嘴角脸上,鼻孔旁边都是血,啊!你能想象一个妈妈当时的心情吗?

手术之后的二十四小时是不能吃东西的,只可以喝水,三天之内只可以吃流食,七天之内只可以吃极软的米粥。对于一向食欲超好的儿子来说这简直是比手术本身更加痛苦的事情了。别担心,有妈妈在,妈妈陪着你一起挨饿!手术恢复的过程其实是一个很难的过程,伤口会疼,身体虚弱,不能乱跑乱跳。四岁多的男孩子,怎么受得了,但是儿子很坚强,从没有因为伤口疼痛哭闹也没有因为不能吃东西而耍赖,难受的时候就说:“妈妈,你给我讲个故事吧……”于是,在那段时间,我给儿子买了很多的故事书,讲了很多的故事,以至于后来,儿子成了一个小书迷,超级喜欢看书!这也是一个意外的收获吧!

如今儿子健康快乐的成长着,我很庆幸,我做了一个妈妈拥有一个可爱的儿子,我庆幸着我在参与着一个生命的成长尽管酸甜苦辣,我庆幸,即使风风雨雨,我们还可以这样手牵手走过几十年的生命重合,足矣!

我和儿子一起成长……

我和儿子一起成长……

标签: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