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要我做乖孩子,我用叛逆自卑回敬他们:活成自己的样子,好难

为了得到父母夸奖,我哪怕违心也会去做

我具有极其典型的“讨好型人格”。从小只要能得到父母的肯定和夸奖的行为,不管我自己是否喜欢,我都能够不厌其烦地去做,甚至可以不择手段地去做

我在意的不只是父母的肯定,还有其他相关的或不相关的人的看法。包括我的奶奶,叔叔们,姑姑,也包括父母的朋友,我甚至还在意其他远房亲戚还有亲戚的朋友怎么看我。

例如,努力考第一名是为了讨父母欢心,考不到第一名就感到痛苦,怨恨自己。例如,经常压抑自己,不敢尽兴地玩,不敢说实话,不敢承认自己想跟别人一样去玩什么去做什么,就怕父母不同意,不高兴了。等等等等。

父母要我做乖孩子,我用叛逆自卑回敬他们:活成自己的样子,好难

学校欺负。多种族类

曾经发生过这样一件事。叔叔忙,请奶奶去他家打扫卫生,奶奶带着上小学的我一起去。

我兴致勃勃地想要在叔叔家跑楼梯,适应天性地去玩耍。可是奶奶跟我说:“烨儿啊,你来扫地吧。”

我说:“啊,不要嘛。”

奶奶又说:“帮帮忙吧,你扫地最干净了。而且你要想想,你叔叔对你们家多好啊,经常送你们这送你们那的。你要懂得感恩啊。”

我妥协了,去扫了地,扫完之后我只想马上离开,一点玩的兴致也没有了。

那一天,我一整天都开心不起来。类似于这样的话这样的情景这样的事情,反反复复发生了无数遍,偏偏我总是不自觉地记忆得特别清楚,想忘都忘不掉。

父母要我做乖孩子,我用叛逆自卑回敬他们:活成自己的样子,好难

爸爸的兄弟姐妹住的距离都非常地近。于是,从我记事开始,我就常奔于几个家庭之间忙活些极琐碎又让自己极没有成就感的事。一般都是奶奶请求我做,而我也从不拒绝。

就这样,我被活生生地虐成了毫无界限感的人。习惯性地拿一些自己无法做好的,又不属于自己责任范围的事来折磨自己否定自己。我羡慕堂弟堂妹们,甚至于嫉妒,嫉妒他们可以不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因为他们可以很“任性”地对奶奶说“不”,而代价只是奶奶在背后骂骂他们没有良心罢了。

叔叔们也不会因为奶奶这样说就去责怪他们自己的孩子,多数时候他们是说“他们不愿意就算了。你就自己去啊。”

我的父母要求我做最乖的孩子,我陷入了无尽的自卑自责之中

唯独我的父母不同,只要有人说我不够好,他们就会特别痛苦,希望我永远是别人嘴里的最乖的孩子,仿佛别人对我有不好的评价就会让他们低人一等一样。

父母要我做乖孩子,我用叛逆自卑回敬他们:活成自己的样子,好难

于是他们永远劝我“听话”,劝我“忍耐”,劝我“服从”,劝我去做自己不喜欢不愿意做的事。

原因也是差不多,就是对方对我不错,所以我就得这样去回报。随着我慢慢长大,我的空闲时间越来越少,自己要做的事情也越来越多,再也无法像小时候那样随叫随到了。

于是,我开始无尽地内疚,自责,认为自己是个不知感恩的没有良心的人。自己的能量值越来越低,自然就会出现更多的问题,我变得更加不自信,更加地敏感脆弱,更加地懦弱胆小,承受不了挫折,自怨自艾,遇到困难就逃避,排斥自己,排斥所有人。种种问题,到了青春期更加暴露无遗。

父母要我做乖孩子,我用叛逆自卑回敬他们:活成自己的样子,好难

我叛逆,因为极度渴望父母的理解和肯定,渴望父母的温暖

可是,爸爸妈妈并不明白。我跟父母的关系一度到达了谷底。父母在意别人的看法和评价。当时家里奶奶婶婶一出现就向父母表达她们对我的负面评价。

父母承受不了这样的压力,用尽了方法,说尽了狠话,甚至说出了放弃我了这样的话。

敏感的我信以为真,从那以后,跟父母的沟通层次就停留在了“说事实”而不谈感受这一层。甚至到了现在还保留着这样的习惯。

我变得越来越叛逆、自卑、痛苦,改变来自于成为妈妈之后

越不交流越不相互了解,每一次我都无法从父母那里听到自己想听到的。越长大,我的脾气越来越暴躁,动不动就焦虑、烦躁不安。对自己和他人越来越苛刻。对弟弟也不再像以前那么有耐心那么包容,还会把自己实现不了的某些事强加在弟弟身上。

父母要我做乖孩子,我用叛逆自卑回敬他们:活成自己的样子,好难

曾经我是个自我价值感极低的人。我对自己的肯定完全来源于他人对我的评价。曾经我会因为别人比我优秀而感到痛苦。我会嫉妒,我会怨恨,我会逃避,我会自卑。不自觉地就拿自己跟他人作比较。即使比别人强,我也感受不到开心,因为内心是满满的恐惧,恐惧某一天就被超越了。

我理解父母他们也不容易。父母的婚姻并不是那么顺利。我对他们经历的了解多数是来自妈妈的口述。带着浓重的悲观主义色彩,在妈妈眼里甚至于他们爱情的开端并非是因为爱,而是为了赌气。

对于他们俩之间出现的问题,妈妈排斥,爸爸逃避。我也从来没有看到他们吵架后和解的情景,记得的只有长时间的冷战,还有我内心备受折磨的感觉。

我一度非常不相信爱情!排斥爱情!同时也不相信自己,不相信老公。在得知自己即将成为妈妈的时候,内心只有无尽的恐惧和怀疑,毫无喜悦。我参加拥抱未来也是因为对自己的不信任,不相信自己能够成为一个好妈妈。

父母要我做乖孩子,我用叛逆自卑回敬他们:活成自己的样子,好难

通过学习,我终于知道,无须与人比较

参加学习之后,我开始听课,还有在我的指导老师的指导下做各种训练。通过学习,我懂得了人都是需要被肯定被接纳的。我懂得了先有关系后有教育。我懂得了人是可以有情绪的,情绪没有好坏之分,要接纳自己的负面情绪。

每一份情绪背后都是有一份不被满足的需求。要带着觉察去看待自己的情绪接纳自己的情绪处理自己的情绪。我懂得了人无须与别人作比较,只需要与过去的自己比较。

人首先需要接纳自己,才能接纳别人。我懂得了人是需要为自己设立界限的,而不是毫无界限地包揽一切。

就在最近,我发现某些东西有了很微妙的变化。我用不同的眼光去看待青春期的弟弟,用EQ情绪法去肯定与接纳他的情绪,时不时给他送鼓励,去肯定他的每一个进步,即使是很小的进步。

我们的关系有所改善。弟弟更愿意跟我说他身边发生的事还有他自己的想法。在学习上,他也变得更有动力更主动积极。他还反过来肯定我,鼓励我去相信自己,突破自己。

突然间,我发现弟弟是个三观很正又很有想法的人。以前对他的负面评价其实就是我自己的思想病毒。

我也明白了,人只有在被无条件接纳之后,内心的能量才会越来越多,这种时候他才更愿意去完善自己。

父母要我做乖孩子,我用叛逆自卑回敬他们:活成自己的样子,好难

在秋天在日落时在公园散步的女孩

爱唱歌的我,而今可以自信展开歌喉高歌

我跟老公都爱唱歌。以前我无法理解老公是怎么从五音不全练习到现在进步这么大的?他是怎么承受住别人的负面评价的?他怎么做到一首歌重复录制那么多遍,还不断重复。他是怎么敢于尝试那么多种风格的歌?他是怎么在别人评价他的声音那样唱并不好听的时候还敢于继续挑战更高音?

老公就跟我说了一句“何必在意别人的眼光”。以前我每次在人前唱歌都会紧张到发抖,深怕自己唱得不好被取笑。对自己的作品总觉得不完美,也不敢上传或发布出来。看到很漂亮的女性或者很帅气的男人,都会自卑羞愧地低下头,躲避与他们的目光相遇。

然而,最近,在某些APP上面朗读或录歌,我都敢于把不完美的作品发布出来。听到更美的声音,我也能静下心来感受。

同一首歌我也愿意一遍遍地重复录制。这也算是单爆的不刻意运用吧。可能这样在不知不觉中,自己的某种能力也悄悄有所提升。开始敢于尝试更多不同的风格。

父母要我做乖孩子,我用叛逆自卑回敬他们:活成自己的样子,好难

想和你在晴天时走走,看一看日出前郁郁葱葱的绿,或者吹一吹日落后轻盈的风,如果不可以的话

遇到美女,现在心里既不妒忌也不自卑。能够带着欣赏的眼光去看待,若是有机会,我也愿意跟美丽的女性做朋友。因为我开始接纳自己了!接纳自己的不够完美!接纳自己的长相!果然接纳才是改变的开始!

现在想起来,宝宝2年前来到我的身边,真的是带给了我幸福与勇气。因为我不想我的历史在宝宝身上重演,所以我一定要改变,一定要突破!

而今,我做到了!谢谢你,我的孩子。

最后,感恩相遇!感恩与拥抱未来相遇!感恩与老公相遇!感恩与宝宝相遇!


庭爸,7岁女儿的奶爸,优质育儿领域创作者,青云计划获奖者,高级家庭教育指导师,70后大叔,有爱有思考的育儿和教育达人,欢迎关注、转发、点赞和评论。如果想要育儿干货,可以关注我后私信:育儿秘籍,我将送你一份落地和实用的育儿秘籍。更多育儿和教育问题可以与我交流。让育儿更轻松,让教育更有效!

标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