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知道孩子可能被欺负,会怎么做?

夜晚,把米粒儿收拾妥当塞进被窝里,她瑟瑟发抖,说被子真凉。

我说,一会就暖和了,白天冷吗?

她眨巴着大眼睛,说,也有点冷。

我说,那明天给你换件厚点的羽绒服,好不好。

她点点头,看着我说,好的,但是妈妈,你千万别忘了把我口袋里的橡皮擦拿出来,我刚才没来得及收书包里。

我怼她,让你天天丢东西,忘了明天你就问同桌借,不好意思得话以后就自己东西自己看好。

他不会借我的,米粒儿很肯定的说。

“为什么?”,我问她,“次美术课他没带粘土,不都是用你的吗?你们不是好朋友?”

“我问他借,他会说,你找别人去!”

“那你可以说他小气。”

“不行,他会生气的,他不喜欢别人这么说他。”

“那他问你借东西的时候,你是这么说的吗?”

“我什么都没说,就给他用了,给好多呢?”

我心里有点忿忿,又给自己说,当娘的就是操心太多,这也就是小孩间的小打闹罢了。

我给她裹好被子,说,“小男孩是有些调皮的,你可以和后面的小女孩多玩玩。”

她眼圈一下子就红了,“妈妈你说的不对,小女孩也很调皮的。”

我有点莫名其妙,接着她的话说,“嗯,有的小女孩也很调皮,我们的米粒儿调不调皮呀?”

米粒儿的情绪仿佛开了口子,她把头埋到被子里,我知道她是在哭了,又不想让我看见。

我也躲进被子,想抱抱她,过了好一会,她才说,“妈妈,默写的时候,老师说不会的字可以画圈圈,先写会写的字,每次老师报完,后面的小女生就跑过来把我的空格画圈圈,不让我接着写。就让我旁边的小男生写,因为她想让他写对,让我扣分。”

我说,“老师让她监督你们的吗?”

“不是,她是小组长,老师让她收作业,没让她画圈圈”

“那你别给她,她画你就说,你写我本子做什么?”

“我没说。”

米粒儿一脸的眼泪。这些小小的事情啊,在孩子的眼里就是一天的生活,左右着她的情绪。

我跟她说,“米粒儿,你得说出来,她抢你本子你抓紧了,哪怕本子抢坏了也没关系,老师在教室里呢,有什么要说出来,上学妈妈不在你身边,中午去小饭桌的时候,有什么事情你可以让小饭桌老师给妈妈发消息。”

我本来是想安慰她的,没想到,话说出来,她哭的更厉害了。

“妈妈,我不想上小饭桌,我想每天中午妈妈接我回家,就跟以前一样!”

“你之前上小饭桌不是很开心吗?怎么了?”

她这个反应我有点错愕,每天中午看老师拍的照片,她一直都是笑呵呵的。几个月前我决定去上班的时候,给她选了个学校周边收费相对较高的这个小饭桌,就是想这老师能责任心更好一点,人少更能照顾得过来一些。

“中午时候,老师出去上厕所她们就大吵大闹,根本睡不着觉,***从床上跨过来要去找她得好朋友,脚踩到了我的脸,然后我就坐起来,让她过去了。”

我有点生气,“她道歉了吗?”

“没有”

“那你说她了吗?你完全按可以说一下啊!”

“她还经常让我做事情,不做就说要打我屁股。”

“打了吗?”

“打了,就像这样,很轻的。”

说着,米粒儿用手在我身上轻轻试了两下,确实很轻,很明显是孩子间的玩闹。

但是我心情很低落,所有的厌学情绪,不满情绪,都是在小事情里慢慢积累的,小事情的苗头方向部队,也完全可以发展成为大事情,就比如说现在,孩子不愿意上小饭桌了。

我哄着米粒儿睡着,打开微信群加了***妈妈为好友,跟她说了下现状,因为我知道孩子本来是没有恶意的,只是随着性子玩耍罢了,但希望家长能说说,比如说,跨床过去的时候要小心一点,踩到对方至少要表示下歉意之类的。

对方,没有回应,也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

这也不算是什么太大的问题,不回应的话,可能需要跟小饭桌的老师商量一下,孩子的床位涉及到的安全问题,以及要教室里不能太长时间没有老师照看的事情。

事情能看见苗头就是好事情,虽然我不太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