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鸿爪:你可能多没听过的育儿经

小女在我的臂弯里已经睡了三个小时了,还没有要醒的意思。一家人做事都蹑手蹑脚、说话也细声细节,生怕把她吵醒。她的小脑袋枕在我的小臂上,这么长时间都没转动过,手臂开始感觉到酸麻、沉重,有点吃不消了。

我朝坐在对面的儿子使了一个眼色,往旁边努努嘴,他马上放下书,小心翼翼地跑到旁边,端过一张椅子,轻轻地把它放在我的臂弯下,顶着我的手臂,配合我把椅子的位置调节到让我舒适的地方,见我脸上露出满意的神色才离开。

类似这种无声的交流,在我跟儿子之间并不稀奇,我也比较享受这种跟儿子的默契。

儿子今年十一岁了,在他四岁之前,我一直在深圳做程序员,他也一直跟妈妈住在外婆家,相隔几百里,一年见面也就两三次。

夫妻、父子天各一方,在我们这一代人身上估计是再普遍不过的事了,所以开始也没什么觉得不好。

后来一个哥们跟我吐槽说,他儿子生下来后2岁就放在老家由父母抚养着,他跟老婆一直在异乡打工,已经七八年了,儿子也10岁了,他们一年基本就过年回去一次。他后来发现有点不对劲,就是儿子跟他们不亲,而且越长大越有隔阂。有一欠他回家,儿子老远就看到了,但就远远的站着不吭声,叫儿子名字几声后,儿子才大声地吼了一句:在这呢,叫个毛啊!

这哥们很伤心,说一年儿子跟父母才见面一次,本该充满喜悦,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况。说在外面辛苦挣钱,本来是为了家庭,现在好了,钱没赚到几个,儿子却跟自己形同陌路,还这么小就这样,以后怎么办。

我当时听了很是感触,细细想下自己的处境,比他好不了多少,一样的两地分居,万一以后儿子跟自己不亲,人伦之情依归何处!人生在世,如果家庭不和睦,人伦有残缺,还有什么能让自己开心的呢?

常言说:所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如果钱财是柴,那么人就是青山,没有了人,或者说一个人自小的教育就是失败的,又错过了相应的时段,事后不知道要花几倍的代价去弥补。而且一旦性格成型,跟做父母的又没什么相通的意识形态,以后想在他的生活中施加什么影响,基本是不可能的。

想起孔子在易经里说的:是故君子先慎乎德,有德此有人,有人此有土,有土此有财,有财此有用。德者,本也;财者,末也。

孩子的德是父母身体力行感化出来的,教育不到位,孩子很难说得上有德。倘是无德之人,那又啥事不敢干呢。如果他们偶尔大胆地干上一票,父母赚的钱估计都还不够帮他搽屁股,这种事现实之中实在是太普遍了。

权衡了利害关系,抉择也就不难下了,2013年下半年,我毅然从深圳回到了家乡。

几年前,我到一个小学帮朋友安装系统,忙完已经是晚上九点钟了,见他们楼上还亮着蛮多灯,以为是学校的老师还在批改作业,禁不住赞叹一番。他忙解释说不是的,都是一些带着全托学生的老师住在上面。

我当时才知道还有全托这么一回事,原来都是些赚钱忙得没空带孩子的家长,把孩子托付给老师。方式嘛,有月托,也有按学期的,甚至还有按年的。让我惊讶的是,有的家长居然还是常年把孩子托给老师的,如果没什么事,孩子一年都难得见一次父母!

我这朋友还说,有的老师为了赚全托的钱,分身乏力,甚至把自己的孩子也托出去的!

近几年,社会上一直有一种声音,提倡、鼓励“弯道超车”。大到国家之间的竞争,城市的发展,小到公司的运作,家庭的致富,个人的成功,采用的模式都在不停的给这几个字赋予新的内涵。

弯道就那么好超车吗?

论语鸿爪:你可能多没听过的育儿经

道路就那么宽,众车竞路,如百舸争流,只要露出一个空位,同时就会有不少于三双眼睛盯上。

再说了,但凡是名利之地,奇招是一着比一着高明,只要有人出第一着,后来者马上就能破解出新的玩法,这叫后发治人,先发者被人治。千万不要觉得就自己最聪明,古今中外哪个吹嘘刀枪不入的没有罩门呢。

南怀瑾:尤其我们老头子看来,现在年轻人越来越诡,手段越来越高,比我们这些老头子还老,老奸巨滑到了太上老这个程度。将来什么人成功呢?一个笨人,一个不玩手段,对人做事非常诚恳的人,这是天地的法则。

人间红日易西斜,万巧施为总莫夸!

有子曰:‘其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鲜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乱者,未之有也。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为仁之本与!

建房子有个基础,基础打牢固了,向上的末节想怎么建就怎么建。

常言说的:磨刀不误砍柴功。刀磨麻利了,木柴想砍多少就砍多少,否则,拿着一把钝刀,半天吹不断一根,比别人先一步到山上又能如何。

欲速则不达,其实就看一个人的格局,是要昙花一现的名利,还是要万古垂青的事业。

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身是家的基础,家是国的基础,国是天下的基础。

本固邦宁,易经说的:上以厚下安宅。

孙子兵法上说的,凡治众如治寡,分数是也。

家是众,身就是寡;国是众,家就是寡;天下是众,国就是寡。把一身修到位了,管好一个家的思路自然就在其中了,无外乎推己及人,不同的只是人数上差异罢了。家国天下,都以一人之身为本。

人一出身,先是有父母,所以跟父母的关系是一切关系的根本,这是孝,然后有兄弟姐妹,跟他们的关系就是悌。

易经说的:有父子然后有君臣。

父子关系是君臣关系的基础,只是一个在家,一个在国罢了,后者是前者关系的发挥。

在家能孝于父母,恭敬兄弟的,在外自然能忠君之事,与朋友有信誉了。

善于治国的人,总是寻求在根本上解决问题,而不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更不会把玩弄权术当作治国的常道。

根本的问题,就是在家能孝悌的问题,这是“仁”的根本。

一个连自身都不爱的人,还能爱别人吗?是不可能的,好比那些通过自残追求自己爱慕的人一样,最后又多半是通过同样残忍的方式结束爱情。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一个不自私的人,连利他的基础都是不具备的。

自私,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然后能推而及人,能理解别人也是这种想法,能宽容、帮助别人,就是自私的升华。

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

易经说的:有父子然后有君臣,有君臣然后有上下,有上下然后礼仪有所措。

礼仪是治国的大经,依然只是家庭内父子关系的制度化而已。